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一件喜事



“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运......爱拼才会赢......”一阵歌声把斜躺在沙发上正想尝试进入白日梦乡的我惊醒。拿起手机瞄了一眼,久违了的故友。

“喂......”

“朋友,你在睡觉啊!”那一头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嗯,没有啦!养神而已啦!”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电话里的声音总是让人觉得我是刚睡醒。我从来不掩饰自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你在哪儿?”来电者务必追根究底。

“在家。”

“那我们可以聊一下咯!”看来她打算与我畅谈。

“可以。很多下也可以......”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证明我的幽默还可以。

“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要帮忙我。”对方的语带腼腆。

“我能帮你什么忙?”助人为快乐之本,我哪有推辞的道理。

“不是,我是说你不要骂我?”原来我把“你不要骂我”听成“你要帮忙我”。不好意思,我还没从睡梦中回过神来。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为何我要骂你?”我有点一头雾水。照理我们相隔两地,井水不犯河水。

“我生了。”她招了。

“是啊!恭喜,恭喜。这是喜事,为什么你认为我会骂你呢?”我该检讨检讨吧!

“时隔那么多年,我难以启齿。”她总算揭开谜底了。屈指一算,她家老大今年十二了。十二年,好长的一个距离。记得之前每次和她见面,大家总爱和她开玩笑她,希望她为民族人口增加出多一点力。这么多年,大家都以为她的“工厂”已经停产,真没想到也真替她高兴。

“不用担心,大家都会为你高兴的。我改天抽空去看你。”我恨不得马上开车去看她。

“我就是要邀请你下个星期六来参加我孩子的弥月自助餐会。你一定要来哦!”她向我发出邀请。

我们的谈话在一片欢乐声中结束。临挂线前她一再叮咛,让我一定要出席她的弥月餐会。

在这段备受流感阴影笼罩的日子里,这可说是一件让人开心的喜事,值得庆贺。

她的喜事,感染了我,也让我开心了半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