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7年7月2日星期日

梦回红楼

俗语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一连三个周末,听了三位红学家畅谈《红楼梦》,我觉得胜过自己读了快三十年的《红楼梦》。尤其是昨天那一堂“馆藏《红楼梦》资料与红学研究。”

由马大中文系、中文系毕业生协会联办的《红楼梦》课程一共三堂课,分别在17-6-17、24-6-17和1-7-17在马大文学院举行。第一、三堂课免费,只收第二堂课的费用。而唯一收费的第二堂偏偏参与人数最多,因为大家都冲享誉海内外的台湾大文豪白先勇先生而来。

第一堂课那天,老天不作美,大雨倾盆。本来想翘课,毕竟这堂课免费。人就是这样,免费的东西没人珍惜,免费的课上不上无所谓。当天是开斋节特定补课日,出席率四成,因为缴了费,学生都去补习了。后来,理智战胜情感,冒雨上路。马大门槛高,我高攀不起,只是偶尔去当旁听生。久久去一次,每次都迷路。那天有位智带路,可是我这路痴却自以为是,位智也被我搞到团团转,幸好我没带它去荷兰,只是它害我迟到了。

第二堂课当天,主办方临时多加一堂课,也是免费的。我早早出门,不是为了上免费课,而是为了白先生的课不想迟到。说也奇怪,当天我竟然不路痴了,位智顺顺利利地带我到目的地。可是,白先生却迟到了,因为他的旅行社搞错了航班时间,前一天他去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走了,只好改搭翌日一早的班级,否则这堂课该取消了吧!迟到好过没到,为了听君一席话,大家都愿意等。果然,白先生风尘仆仆地,一下飞机就直奔马大文学院,演讲的时间虽然比预定的短,可是却让在场的红学迷听出耳油。白先勇把《红楼梦》誉为四大名著之首,更是天下第一书。白先生认为《红楼梦》是大学生必读的经典,不管你是念什么科系。任何科系只是教会你专业知识,但是唯有文学是教你做人。大学教育就是人的教育,不管你学什么科学,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为人服务。要为人服务,就必须先了解人、了解人性。而《红楼梦》就是让你了解人性的文学著作。而白先生解说的《红楼梦》的各种版本是让我觉得获益最多的一个重点。刚开始读《红楼梦》时,我选择从评论入门,希望能先通过名家的解说,让自己能快进入《红楼梦》的世界。可是有一点是我百读也搞不明白的就是《红楼梦》的版本问题,而白先生的解说终于解除了我的疑惑。
昨天是第三堂课,主讲人是我国的红学家,前交通部长丹斯里陈广才。我想,很多人只知道他的政治身份,很少人知道他是文人雅士,热爱《红楼梦》且收藏了大量的红学书籍,从不同版本的文本、评论和相关书籍等,种类逾百而数量更是惊人,多大六千多本。而最难得的是他决定把全部红学藏书裸捐给马大中文系,在马大文学院的图书馆成立了《红楼梦》资料中心,并将促成马大中文系的红学研究中心。在他的努力下,马来文版的《红楼梦》将于九月面世,这将是马华文学交流的一大重要桥梁和管道。由于空间有限,参加开幕礼的来宾必须分批参观资料中心。而所谓手抄本《红楼梦》,我总算见识了。整百回的《红楼梦》用毛笔抄写,再拿到菜市去买,你能想象吗?反正,我是惊呆了,如丹斯里所说的,惊艳!后来再听丹斯里侃侃而谈《程甲本》、《程乙本》、《脂砚斋》、《甲戌本》、《庚辰本》,胡适的《红楼梦论证》、冯其庸的《红楼梦辩》...... 顿时茅塞顿开。

大学生必读《红楼梦》,我决定赞成。不单单大学生,我觉得每个人都该读《红楼梦》,它是一部百科全书,集儒释道、衣食住行、诗词歌赋、人性、亲情、爱情、友情、戏剧、文学、文化、哲学、小说于一身。文本难懂?可以从评论开始,或者先看看大陆版的《红楼梦》连续剧(个人推荐九十年代拍的那一出,陈晓旭主演),双管齐下,肯定有一个方法能把你带入们。

真希望中文系尽快开设《红楼梦》课程,更希望可以让外人参与,让更多中文系学生选修,让我这个旁听生在业余时间可以继续畅游大观园,让我午夜梦回能再见红楼,一定会很过瘾,我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