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我们法庭见?

任公职执教鞭二十多年,今天是我一次踏足国家最高领导机构,也算是历史性的一天。而更·特别的是去的不是教育部,而是首相署。为了今天的“约会”,我一夜乍睡乍醒,深怕睡过了头误了和校长约好的时间。

今天这档事,若要细说从头,那还真是一匹布那么长。简单地说,一位父亲,为了儿子的前程,一而再再而三地杠上校方、县教育局、州教育局、教育部,最后不惜踩上首相署公共投诉局去投诉。今早。我和校长起早摸黑就为了赶去赴约。要进入首相署,我们必须先到方可登记处去登记,手上的包包要扫描,身份证要上缴,领取了访客证后才能进去。这是一个新体验,还真要感谢这位爸爸,否则我没机会踩上国家重地。

两年前,儿子上中四,因为中三校内评估考试考得不理想,数理科不及格,被校方编入商科第三班。中四年尾,这位父亲上门要求要让儿子报考配套以外的高级数学和资讯工艺科,还要求让儿子换到商科第一班。不光加科和换班,还要求进入了商科第一班后,不考哪一班的副选科。这种“精挑细选”的无理要求,被校方驳回,理由是这位学生的成绩不符合第一班的要求,再者第一班人数爆满,还有很多更有资格的学生还等着填补空缺。

这位父亲非常不满意校方的决定,就到县教育局去投诉。县教育局官员到校了解情况并从中斡旋。基于教育局也认同校方的决定维持原判。这位父亲非常不满意县教育局的决定,接二连三地闯入校园会见儿子的老师,还叫儿子把教师们在课室里的一举一动一一记录在案,让教师们备受骚扰。基于教职员与师生们的安全,校长在教育局的劝告下到附近的警局去备案。

孰知这一举动激怒了这位家长,他越过了州教育局直接把案件告到教育部。教育部向来最重视家长投诉。举凡家长有投诉必定采取行动还投诉人一个交代。一场听证会,在教育部官员的主持下,针对这项投诉聆听校方与家长的陈述,以便寻求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听证会的结果,该学生获准报考额外的高级数学科,校长会委派一位资深的高级数学老师特别指导他,并允许他在半年考试和预考试考这一科。唯一不如其愿的是保留在原班不得换班。

原本以为听证会后,事情将告一段落。孰知,在儿子已经毕了业上了大专,他还“意犹未尽”,竟然告到首相署公共投诉局,才有今早的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官员阵容差点没把我这小角色吓死,除了投诉局的副局长和官员,教育部的官员、心理与辅导总监,州教育局的官员都到齐了。这位家长为儿子“出头”的意志力让我“佩服”,让我想起《秋菊打官司》。只是,秋菊是以理力争,为了替丈夫讨一个公道,一级一级地告到北京去。这位家长,表面上是为了儿子,实际上为了自己的面子放不起而迁怒于校长,坚持自己的一套自以为是的说辞,大言不惭地要教育部把校长调走,也是一级一级地投诉到首相署去。电影的结果,秋菊最后京告得值,为丈夫出了一口气。这位家长没有秋菊厉害,歪理就是歪理,歪理不会越辩越明,只会自曝奇丑。听证会的最后,负责处理这项投诉的投诉局副局长也认为校长处理得当无懈可击,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然,投诉人的脸色告诉我:“我不会就此罢休!” 我想,如果还要再闹下去的话,那接下来他要说会不会是这一句:“我们法庭见!”

会吗?天晓得,拭目以待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