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9月27日星期六

考验

新官上任已近一个月,实际工作时间大概是半个月。从第一天我就开始观察,认识、熟悉.... 我不确定自己需要用多长的时间来适应,我只知道自己必须尽快。

经过多天的观察,竟有很多叫人难以置信的发现。首先是辅导室内的硬体设备。三台台式电脑、两台手提电脑、两台墨汁打印机、一台镭射打印机、两台放映机、一架高科技数码照相机,四个备用线路、一个保温水壶、一个煮水器、数不清的海报、堆积如山的大专院校宣传册子......

电脑打印机摆放在客厅,靠墙而放,问题不大。奇怪的是有一张破旧的旋转椅子和一张生锈的小茶几,和财大气粗的辅导室格格不入。财务状况良好的辅导组,怎会容下这两件破旧的家具?询问之下才知道是组长的“慷慨解囊”,把家里不要的都帮到辅导室来。如果要送就送新的啦,旧的何用?放假前大扫除的时候,破椅子让我借故送走了,生锈茶几闲置在电脑桌底下,伺机解决掉。手提电脑、放映机、备用线路等电子器材都分门别类地收纳在橱柜里,在标签定位。海报册子,该收的收,可丢的丢,要派的派,杂乱的辅导室暂时有了该有的整齐。听说这种整齐通常只会维持一段时间,过后组长又会让它恢复杂乱。

第二个礼拜,老板娘特地召见组长和我,说上头在短期内会派人来视察,要我们把辅导组的文书和档案准备就绪。老板娘拿着上头的视察标准一一咨询,组长回答得支支吾吾,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拉越长。老板娘每问一个问题,就会向我望我一眼,我知道她的意思。最后,老板娘丢了一句话给组长:“你回去和其他人开会讨论分配一下工作,星期四我会到辅导室去看看....”,阿头的脸色更沉。

我很纳闷,辅导组又不只组长一个,为什么这些年来档案和文书工作会没有人处理?档案和文书工作都没做,那平时他们到底在忙什么?八卦问一下,才发现一个放在哪儿都一样的道理:“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何况这里有五个和尚。根据他们的说法,之前负责档案工作的走了一个又一个,最后接手的工作只做一半不做一半。不管上头怎样施压组长也无动于衷,难怪老板娘对我寄以厚望,要我整顿辅导组。

初来乍到,我有很多顾虑。我不是阿头,却要当领头羊,谈何容易?开会时我大略地向大家分享我在旧学校所做的档案和文书工作,大伙儿似乎不置可否,甚至还有人认为长期以来都没有人告诉他们要做这么多文书工作。信不信由你爱做不做,反正我是新来的,官员问责也不会问到我头上。可是等到老板娘再次亲临辅导室一一提出要求时,他们才发现我不是无中生有,更不是危言耸听。老板娘下了指令,要我从旁协助他们把没有准备的档案和没处理的文书工作都一一做好,等待官员来查。

这几天,我一直在在思考一个问题,为自己找一个定位,确定一下自己到底该扮演什么角色?如果要履行老板娘给我的任务,我就必须大刀阔斧;如果我要大展拳脚那就势必会让有些人不高兴。坦白说,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任务。可是想到老板娘的重托,又不能置若罔顾。我真希望她别那么看得起我,我压力好大啊!

要做事,就不能畏首畏尾;要把事做好,就要做到双赢的局面。俗语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 既要不负老板娘所托,又要和同僚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真是一大考验!考验我,也考验其他人。

夫子教落:“急事缓办”,凡事“欲速则不达”,一步一步来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