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2月25日星期二

别把我当酱油!

今早出席县级会议,遇到县级官老爷,狗嘴不长象牙的官老爷又老调重弹,表明三月将重新启动“大调动”,问我是不是还愿意接受调职。由于毫无心理准备,一时间还没会过意来,脑袋一片空白。幸好我道行深厚没有乱了阵脚,反而很笃定地告诉他:“给我一点时间,我待会儿给你答复。

过后,我定下神来,好好地把问题从头回忆一下。自两年前开始,上头就一直放出风声,会针对县内的教师来个大洗牌,进行一次大调动。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有几位老树盘根的资深辅导老师,在原校任职超过二十年。这些资深老师仗着自己元老身份倚老卖老,占着茅坑不拉屎,校长也无可奈何。由于接到校长们的投诉,当局就萌起大风吹这一招,可是又投鼠忌器。为了“掩人耳目”,就想到了“绝世好桥”,找几位在原校超过十年的老师来“陪葬”。

去年,大风吹的消息更是尘嚣甚上,闹得人心惶惶让大伙儿坐立不安。要计划办活动,又怕中途突然接到一纸通令,未完成的工作无人接手;不办活动又好像无所事事。工作的情绪完全受到干扰,让人无法专心工作。

与其坐着挨打,不如采取主动。于是,我毛遂自荐愿意换去另一间学校。官老爷当时信誓旦旦地接受我的要求,答应会调我去我属意的学校。可是,半年过去了,调职的事却毫无下文。九月份,我还是不死心,又跑去见官老爷。官老爷还是信誓旦旦,说年尾肯定有戏。于是,我又再次申请调职。孰知,等到新学年都开始了两个星期,我才接到当局的信,说我的调职申请失败了,当局不批准我的申请。

本以为时过境迁,当局不会再来干扰我们,没想到他们竟然无视下属的感受,今天又再一次抛下计时炸弹。经过了半个早上的沉淀后,我拿定了主意,告诉官老爷,今年我没有调职的心情。我已经为新学年定下了很多计划,可以的话,请不要再来干扰我,让我好好地把工作做完!调职,明年再说,可以吗?

其实,我很想告诉官老爷:“你以为我是酱油,任你点啊!你叫我走我就走,那不是很没面子??”

2 条评论:

  1. 广府人对“点豉油”(即点酱油)我有这样的了解。记得五六十年前,赌字花盛行。当时我住在木屋区,傍晚一些妇女聚集闲谈时,总有人问今日字花有中吗?有人会回答“点咗豉油啰!”(即没有中)。

    回复删除
  2. 多谢指教,我没听过广府人的这个典故,我用的是现代的“酱油”歇后语,哈哈哈....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