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2月24日星期一

扔书罚儒谁之过?


昨天在报章上看到一则新闻,报道槟城名校日新国民型中学的纪律老师把学生留在课室的课本仍扔在校园内的马路上,让相关学生自己去捡。而校方此举引起一些校友的不满,继而在面子书上口诛笔伐,更有人以“古有秦皇焚书坑儒,今有校长扔书罚儒”抨击校方的做法。消息一传出后,媒体肯定要大事报道,而校长当然是一身蚁,应付家长、应付媒体,还要忙着做报告向上头解释。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事情肯定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再所难免的。

我不是要和大家谈这件事,我只是想把我的经验告诉大家。在我长篇大论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尤其是家里有孩子念中学的家长,你们有没有注意,念中学的孩子的书包是怎样的?您的孩子还像小学一样,是每天背着很重的书包去读书?还是背着一个小包包,书包里除了几本练习簿和一支笔?如果是前者,恭喜您。您的孩子很专心学业;如果是后者,请问您有过问过吗?试想想,如果以前在华小,他的书包有好几公斤重。为何上了中学,一个小包包就够用了呢?

上了中学,我发现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中学生不光是爱把书本留在抽屉里而已。有一些学生根本就没有去贷书处领取贷书。学生没有领取贷书的理由有二:一、旧学年的书本没有还回去,新学年的不借给他。为何旧书不还?因为留在抽屉后不翼而飞,又不肯付赔款。二、不领取贷书,一年到头不但不用背着重书包,每天还有借口随时离开课室,到隔壁班去借书。一离开课室,就会借机到处溜达四处游荡,甚至逃课。既不用带书去学校,又有借口随意离开课室到处闲逛。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只有聪明绝顶的学生才想得出来。校园内几乎无时无刻都有学生到处溜达,为校园的纪律带来很多问题。这种不良的行为,家长有发现吗?家长发现了,有采取适当的行动吗?很多家长忙于工作,对孩子的课业无暇过问,对孩子的一举一动更是不闻不问。有些连发成绩报告的开放日都从来没有出现。我很质疑,现在的家长都那么不关心孩子的成绩吗?平时,孩子在校犯了校规。纪律老师想方设法也无法联络上家长,因为学生给的号码是假的。有些即使联络上了,也会以忙为借口而拒绝到校与老师见面。

我可以理解日新中学的纪律老师为何有如此偏激的做法?有家长认为扔书举动有损学生的自尊。其实现在的学生,缺乏的就是应有自尊。一个学生如果尊重自己是学生,是书本为自己的生命,应该爱惜自己的课本,不会随意把它们遗弃在抽屉里。如果是为了减轻书包重量,更加说不过去。中学的课本用书比起华小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在中学,别说辅助作业,连最基本的作业簿也没有,有的是科目小组购买的共用作业簿,学生只是在上课时借用,上完课老师就收回去,学生根本不用带回家,何来书包重的说法?再说,上了中学的学生,体格已经不是当日小学时的体格,几公斤的书包背不起吗?

很显然的,纪律老师此举是下下策,校方尤其是校长可能要负上很大的责任,但也许这是一个釜底抽薪的做法。至少事情见报后,有关学生的家长才知道自己的孩子也是其中一个不带书本回家的学生。如果学生不把书留在抽屉,如果家长平时有关注,老师需要扔书罚儒吗?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为了巩固江山,后人褒贬不一;今天,老师扔书罚儒,无非是为了警戒学生书本应该带回去,或写作业或温故知新,难道不对吗?

事情发生了,要做的应该是检讨事情的起因,找出解决的方法。一味的指责是无济于事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