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9月9日星期一

那两年,我在育中的的日子。


国庆日的一趟同学聚会,把埋葬了几十年的旧记忆都挖了出来。往事如烟,一幕幕的,像映画戏似的出现在脑海里。

当年奉命转校去育中,既非个人意愿,又是带着丧亲之痛,心情可想而知。答应转校,主要是因为育中的华文班编在正课。到育中报告的第一天,只要不是理科班,进什么班都不重要。在育中的五百多个日子里,我记得的事情不多。只记得第一个星期,度日如年,时间过得特别慢。好不容易盼到周末,回到老家的感觉恍如隔世。往后的日子里,几乎就是周一望周末。一到周末又希望时间可以停搁,我就不用离乡背井,回到那个我不喜欢的地方。

育中的学习生活,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当然,初来乍到的人遇到地头蛇的刁难是司空见惯的事。犹记得班上的“整蛊王”, 喜欢作弄人,新人新猪肉的我理所当然成为他的目标。虽然老哥是学校的训育主任,可是我骨头硬,宁可被欺负,也不搬他出来当挡箭牌。后来,我也不知道“整蛊王”从哪里打探到消息,知道我有很强的后台,吓得他三魂不见了七魄,向我鞠躬作揖又道歉。当时我没怪他,只愿他以后放我一马别再找我麻烦。

在育中,我随老哥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每天早上可是睡到很迟才起床也不怕迟到,同学们都好羡慕。放学也不用挤巴士,悠哉闲哉地就回到家,吃过午餐后就去会周公。小睡后就起来做完功课后,做完功课也刚好到了课外活动的时间。同学们经过宿舍看到我,就以为我很勤劳,殊不知我生性怠惰。任凭我怎样解释也没人相信我不是勤劳的那个。后来,我也懒得解释了。

一开始,我的出现并没有引人注意。后台的暴露让我远离麻烦,日子太平。直到我在华文作文比赛中脱颖而出赢得二奖,名气顿时大起。当然,还是占了老哥的光。基本上,除了上课时间,我从来没有在育中度过假期,每逢假期一定往回赶。在育中两年,最让我怀念的是学校的旁边一望无际的稻田。如果要谈让我难忘的事,应该是骑着老铁马在田埂上奔驰、绕着稻田越野赛跑的画面。

严格来说,我不太喜欢当地的民风。明明村里有篮球场却没有人问津;偏要到学校来打球,与学生抢地盘;明明篱笆旁有小路不走,偏要穿过学校的草场,干扰学生们上课。后来校方关闭了草场的篱笆门,有禁止外人进校园打球,结果却惹来不满放火烧课室。老哥去商店买东西,商人会因为他是老师而提高价钱,因为公务员钱很好赚。这是什么逻辑我搞不懂,相较老家的民情,我只觉得当地人太不尊师重道。

两年的育中生涯在相隔几十年后,不管是人、事,抑或是物,印象都很模糊。除了记性不好之外,主要是因为无心装载。当年,迫使我离乡背井的伤痛让我打从心里排斥这个地方。“厌屋及乌”,连人物我也潜意识的忘记。这回重逢,人家记得我我不记得人家。如果不是看到同学们在面子书的留言,我简直忘了我曾经还当过班长。一个和我很谈得来的不同班的同学,我由始至终都没记住她的名字。

聚会过后,我的记忆还是支离破碎,拼凑不到一块。往后的日子,能不能找回失落的记忆,我不确定。然,我会努力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