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8月11日星期日

新山探亲记


距离上回去新山已有七年光景,同一条路同一个门牌,七年走一次,老马也叹息!还是哎呀表哥厉害,能摸对门钉,可是也让长得像印度妹的女佣给打败了,以为敲错门。打电话给表姐,电话又占线。当我们正在发愁的时候,闻声出来看的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铁门内,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还没进门就闹了这个笑话,后来也成了我们之间的笑话。话说这为印尼女佣,上一回我们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姨妈家里帮佣,所以认得我们。可是,她认得我们,我们不认得她。当年她刚从老家出来谋生,样子老土、皮肤黑得发碳,楚楚可怜。今天的她已经白了很多,但还是像印度人,才让我们以为摸错门钉。

二姨原本跟我们住在同一个县内的一个小渔村,老来从子,随儿女搬迁到大马最南端的城市——新山,与我们隔了几百公里,几年见一次面。看到二姨,犹如见到早逝的妈妈,倍感亲切。

先母是长女,二姨排行第三,上还有哥哥,下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外公早逝,我也不认识他,接着是老妈子、大舅和三姨。外婆也走了十多年,现今妈妈娘家家族中数二姨辈份最大。二姨今年八十一高龄,除了脚力不好之外,身体还健朗,说起话来声音清晰,笑起来更是响亮。老妈子和四个妹妹都是多产一族,除了自己家有十个兄弟姐妹,我几乎记得清楚有多少个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不说别家,单是二姨一家,我就数不清她有几个女儿,带去的手礼差点不够分,差点“漏气”。

睽违多年,亲人见面格外高兴。话匣子一打开,我们几姨甥就讲个不停。后来,几个表姐表妹也加入,更是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谈起童年趣事、人生经历,大表姐妙语如珠、二表姐不愠不火、三表姐字字珠玑、四表姐感触良多、五表妹笑而不语...... 当天晚上,三表姐请吃晚餐,丰盛的晚餐吃得我们个个喊饱。

第二天,我们过海到狮城走了一圈,盖了两个章败兴而归,幸好有四表姐亲自下厨煮的晚餐,暖了我们的心。为了避开节庆长假结束的车龙,我们决定提早离开新山赶回都门。临走前,再次和姨妈聊了半个下午,一会儿聊外婆,一会儿谈舅舅们,一会儿由说说姨妈们....

本来预算早餐后就展开的回程,拖到下午三点才上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唯有寄望下一次的相聚!祝愿二姨,身体健康,我们后会有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