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4月2日星期六

伤害



我们又相聚在城内著名的咖啡座。这里靠近她的新单位,每回她都约我到这里来,喝茶聊天发牢骚说说心里话。

昨晚收到她的电邮,她说很期望今午能和我见上一面,说是有话要跟我说。病了两天声音有点沙哑,但还是精神奕奕。

去年八月临走前和大伙儿道别时,她特地播放了本地著名马来歌手Tan Sri S.M.Salim的名曲——《Tak Seindah Wajah》。当时我就纳闷,她怎么选这首歌作为道别的插曲。这首歌的内容大意说的是人心叵测,甜蜜的微笑不一定是善意的。然,理智如她,一定有她的道理,我也不多问。那时候,她的左右手个个泪眼相送,场面动人,那首格格不入的歌曲似乎也没人去注意。

寒暄一番后,话匣子一打开,谈的尽是这八月来的点点滴滴。她告诉我,当年的副手近日发了一通短讯给她:我想念您!有点迟了,她说。我说,太迟了!她点点头。回想起一副在她离开后在背后插的“刀”,她无法释怀。一直以诚待人换来的却是虚情假意。道别那一刻的眼泪,原来都是鳄鱼泪。这我早就提醒了她。一听到她要走,一副泪洒当场依依不舍,她还嘱咐她,要把单位管好,要照顾好下属。言犹在耳,孰知一个转身,一副和几位部门主管在她背后插刀,在新上司面前说三道四,又把身边的眼中钉一一除去而后快。最近,一副和新上司也开始发生摩擦,话也少了,有事也假口于人。当初扬言可以合作愉快,现在王不见王?

为了印证我的推测,我狠下心肠问了一句本不该问的话:“为什么要选择SM.Salim的那首歌?”话才一出口,她当场就哽咽起来,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我后悔死了,一面安抚她,一面向她道歉。平静下来后,她语重心长的娓娓道来:“我有预感,这些背后做事的情景会出现。真的,我当初的感觉很强烈,所以明知道不适合,我还是选了那首歌。”她说的对,她曾经告诉我,她的第六感很灵。她的眼泪告诉我,她伤的有多深!一直以来她表现的都是坚强的一面,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还是不经意地被伤害,只因为她有一颗天使般的心、善良的心。

肉体的伤口,很快可以复原;心里的伤害,那是永远不能磨灭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