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那段上母语班的日子

上了中学,我们上的是母语班,每逢周六下午两点至四点。我们那个年代,星期六还要回学校上课,所以母语班必须安排在下午两点。

上预备班时(那个年代凡华小生一律进入预备班),教导我们华文的校内的华文老师,也是隔壁班的班主任。他来自槟岛,教书认真说话风趣,我们都喜欢上他的课。升上中一过后,负责教导母语班的老师是我们以前小学的老师。那时候每年的SRP考试学校按律都要放假一个星期,是补假,所以从年头开始就要先补课。如果星期六补课,我们的母语班就必须挪到星期日上课早上九点。

星期六上课,同学们捧场的还蛮踊跃;可是一到星期日,出席率少得可怜,只剩下三三两两了。记得当年,我们念的是上海书局出版的华文读本,课文都是古代诗词和中国文学作品,考试考的是写作、古文理解、白话文理解和造句。我们没学过语文知识,没念过名句精华,文章一样写得好。那时,老师的教学着重于写作和文学,每个星期都要我们交上作文或周记;古文练习也是上课的重点。我的写作能力和文学造诣就是那个时候奠下根基的。也因为老师的动听故事,让我爱上了阅读文学和史书。

初中的四年,我几乎是风雨不改地去上课,从不放老师假。那时候常与我同行的是另一位女同学。不过,她不像我,她上课要看心情,每次我都得在她家等上半天,她却慢条斯理地,有几次还差点累我迟到。有时候她还没做功课,尤其是写小楷,她就求我替她写。有时候镇上的电影院如果有好戏上映,她就会放老师假。她的理由是课每个星期都有得上,电影过了档期就没得看了。

高中时期,我转校到育中。这里最吸引我的就是华文在正课。中四那年,我的华文导师是华文本科生,华文造诣很好,讲起文学故事朗朗上口,我们都很爱上他的课。这位老师现在是城内某私立大学语文系中文组的客卿讲师。上了中五,来了一位新老师,听说也是本科生,可是教学的功力和之前的老师却是南辕北辙。这位老师,每次一进班,就对课文照章宣读,读到我们一个个打起瞌睡来。这种乏味的教学方式,把我的学习兴趣都磨光了。后来为了考试,我只好靠自己。

一个学生的成败,有一半是因为老师。老师的教导,对一个学生的影响是深远。一个好老师,会让学生怀念感激一辈子;一个塞责的老师,学生会一生记恨你!我有幸,一生中遇到不少良师,让我一生受益不浅。为人师表后,我也尽力当个尽责的老师。

2 条评论:

  1. 因为遇上好老师,我们才会努力做名师!

    回复删除
  2. 闹得沸沸扬扬的拒考难考的华文课题,背后牵扯的问题千丝万缕,与老师学生更脱离不了关系。斩不断理还乱,是五千年中华文化啊!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