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4月19日星期二

我也曾经山寨

师训毕业前夕,讲师再三嘱咐:往后一定要为母语班出一份绵力。讲师的临别赠言,犹如大石一块压在心上。

加入华小行列的第二年,在同事的推波助澜下,我开始了我的教母语班生活。在师训期间,我接受的是小学华文教师的训练,对中学华文课程一无所知,教初中母语班靠的是自己的摸索和努力,每每为了上一堂两个小时的课,要花好几天来作准备,所花的精神和时间和区区的母语班津贴根本不成对比。然而,为了中华文化的传承为了莘莘学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哈哈哈,当年的天真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学生的华文程度差,上课态度更差,迟到、不专心、爱讲话、吃糖果、干扰上课、不交功课......上课犹如拉牛上树,每回上完一堂课人都快虚脱了。

第三年,承蒙同事的“抬举”,举荐我教高中班。人家一顶高帽——你华文好套过来,我就看不到路了,结果撞到满天星斗。后来发现原来是人家嫌高中难教,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钞票。上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高中华文虽然比较难教,可是学生的态度比初中生好,上课比较顺利也比较省心。从此我宁愿教高班,虽然辛苦可是教得开心。那个时候的母语班津贴一个小时二十大洋。

后来,我转校到士拉央,继续为“华教出力”。这里的学生的上课态度,比起老家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是会考班,上课态度也叫人咋舌。老家的学生再怎么不堪也不会不给你面子,这里的学生简直当你透明的,你在前面教书,他在后面讲课,声音比老师还大。古人说:“东家不打打西家”,我是东校不教教西校。这间学生的学生不爱学,我就换另外一间,希望能够找到一间学生比较爱上课的学校。孰知,前前后后去了四所学校,一所不如一所,而我的华教热能也近乎耗尽。

就在我快要宣布缴械之际,我获得了某大学的录取信,半工半读去了,暂时卸下这个包袱。念完了四年书闲下来后,在一群应考学生的要求下,我又重作冯妇。这一次的东山再起,让我又经历了一段难忘的山寨母语班生活。这个时候的津贴已经加到到六十大洋(大学资格),可是赚的钱不够进补,何况我还虚不受补?本来早该高挂教鞭的我,每当下定决心不再教的时候,讲师的临别赠言就会在我耳旁响起,让我不敢轻言放弃,免得无颜见恩师。直到六年前,教育部颁布指令,辅导老师不可参与教学工作,让我有了不教的理由,从此告别了山寨华文教师的生涯,当个名实其副的“剩闲人”,当母语班逃兵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