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9月26日星期日

都是车牌惹的祸





如果你要注册新车,你会选择号码吗?如果你要选择号码,你会选择一个跟政党的缩写一样的车牌吗?

前阵子马六甲交通局负责人在报章发表文告,阐明当局决定将MCA车牌冻结,以避免与我国最大的华基政党的党名一样而引起不便。这项决定让人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之前槟州的PAS车牌和丹州的DAP不是也和两大反对党的党名缩写一样吗?怎么人家就不会引起混淆?人家还不是照发不误。怎么这回遇到执政党就另当别论,需要“特别处理”。

近来,两任交长竟然为了这个车牌,在报章上展开了隔空口舌战。开始时是现任交长江秘向媒体爆料,说这是前任的杰作,与他无关。前任不走翁看到了报道马上跳出来澄清,当时他正在放假,是部门的秘书发出的信函,叫江秘最好查清楚了才讲,没搞清楚前不要乱乱讲,还讥讽江副如果不喜欢大可以行使在位的权利,取消前人的指令即可,江副何必小题大做。学者就是学者,一开口就好像机关枪一样,扫到江秘无法招架。幸好江秘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口才不好,只以一句:“不必解释”,四两拨千斤了事。孰知,不走翁毕竟不是省油的灯,第二天又出示一封公文,证明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赞成这项措施,还恫言能保留起诉对方毁谤的权利。而江秘这回也不示弱,讥讽对方所示的只不过是一封做了记录的公文,不知指令。就这样一来一往的,让读者看花了眼。

两任交长的隔空骂战,引起了老总的关注,向媒体丢了一句:“领导层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要逼我讲....”乍听之下,这句似乎是弦外之音另有乾坤,勾起很多人的好奇心,不禁揣测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我“唯恐天下不乱”,希望老总早日“讲出来”,不要害我“心思思”。

一个车牌,可以注册9999辆车,如果当时还在任的不走翁想以部长的权利把MCA车牌保留给党员,说得过去吗?MCA凭什么享有这个特权。何况区区9999个,够吗?党员们都喜欢这个车牌吗?届时党员们岂不要争个头破血流?如果真是这样,就是告诉敌对政党,驾着MCA车牌的人就是MCA的人,那尊车还有安全可谈吗?再说,部长很得空吗?有空的话不如多花心思去想一些降低交通意外的方法或提高我国公路的方便和安全,不要在报章上泼妇骂街。

如果是我,我才不管车牌是什么,最重要是能代步。可是,经过了这么一闹,我也不要这个话题车牌了,免得惹麻烦。但是如果车是免费的就不同说法啦!哈哈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