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6年7月29日星期五

记不住的“死路”

这条路,我走了逾十年,年年走错。这条路,我一年走一次,所以总是迷路。一年走一次,年年走错,次次迷路。可是还是要走,因为有任务在身。

金火杯全国书法大赛,一转眼就走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这应该是这片土地上历史最悠久的一个书法赛会。十二年开始被委任为赛会评判,这份工作也做了十二届。赛会的地点选在一所华小,华小坐落在住宅区。从住所出发,必须经过一个森林研究院,再穿过该住宅区。从大路进去住宅区有很多个路口,每次都从不同的路口进去。不是不想认路,其实是记不了。或许是不刻意去记,一年才来一次,何必伤神去记?

感觉上每个路口都差不多,房子也大同小异,只是每条路的岔口都不一样。记忆中,有时候一条直路就去到目的地;有时候是东拐西拐才找到地;有时候转了几圈迷了路得回到路口再重新走一次才找得到路。无论遇到怎样的状况都好,庆幸的是最后都会找到目的地。

平时,我习惯了走“死路”。死路者,认定能达到目的地、走惯的那条路。不管远或近,不迷路能到就是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路我就是找不到一条不迷路的“死路”。记不住就算了,不伤脑筋,反正最后都会找到的。

路是人走出来。只要能到达,又何必在意快或慢,对吗?打自学步开始,我们就要走很多路。有的路好走,有的路崎岖。只要毅力坚定,只要不放弃,再弯再远的路都能走到尽头到达目的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