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7月22日星期三

拾到要哭三声!

度过了一周的开斋假期,一大早回到工作单位碰到一副,今天来得也蛮早。平日里很少和我搭讪的人,今天突然主动和我打招呼。还过着年嘛,心情好得很!他告诉我,刚调职到沙巴州山打根的小肥仔正飞过南中国海,飞到他向往的乐园,实现他的发财大计。哦,今天是报到上任的第一天,不是应该在昨天就出发了吗?今早六点的飞机?真行!

回想起这大半年来和他共事,除了一句 “极品” 之外,我找不到更恰当的词了。记得第一天报到的时候,校长已经说了,七年换了六所学校。说真的,稍微有点智慧的人听了都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没问题的人,怎么可能换学校换得如此频密?他也曾经亲口跟我确认了这一点,可话说得很好听,都是别人的问题。曾经听他的旧同事说过,它通常不会在一所学校呆太久,因为他怕做工。常换学校,永远让自己做一个“新人”,在不熟悉的情况下至少可以摇脚半年,摇到长短脚。

平时不到九点不见人影,说是每天一早去代课,代完课到食堂用餐。总之,九点之前别想见到尊容。做事情,丢三落四,再碰上一个光靠嘴巴发号司令的阿头,隔三差五就可以听见老人家对他指手划脚。交代他做的事,回应的永远是那句:“等一下我做。”,这等一下,岂止等一下,要等很多下。有时候等了几十下也不见下文。 有一次弄到我也火了,但是还是要保持风度地告诉他:“ 我怕我短命,怕等不到您的“等一下”。您老大爷就做做好心行行好,快点做吧!”精过人的他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竟然加班赶工,害我感动得要命。

打自我第一天认识他,他就说了要申请调职,还要飞跃南中国海,到东马去赚取那额外的一千七百零吉的津贴。如此精打细算的脑袋我拍十只马也追不及。三月调职不批准,六月再接再厉。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开斋节假期前一个星期上头就捎来好消息,这不就梦想成真了吗?跟往常一样,校方总是要离职的职员延迟一个星期,把手头的工作做完再和接手的同事交代清楚,办了交接手续后才可以离开。这厮在最后一天突然玩失踪请病假,阿头吵说他没有交代清楚。(其实,这又是故伎重演暂且不谈。)可是交接文件一副已经签了,到时去和一副交涉就好啦!

后来,我去整理他的办公桌,发现他那没交代清楚的”后事“都在抽屉里。我把它放在空桌子上,等阿头来认领。阿头回来时告诉我,他今早迟到,赶不及上飞机。哈哈,他以为他老豆是阿公,飞机要等他?这不是“极品” 是什么?

人,最悲哀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或者该说不承认自己有问题。他以为自己脱离了苦海,去到新学校又是一个“新人”,又摇半年脚,年就过完了。其实,他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这里是送神一样的把他送走。

突然,我想到他的新上司第一天就接到他搭不到飞机的消息,会有什么反应?可是,我想到一句广东话:“执到都喊三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