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6月27日星期六

怎一个乱字了得?

像往常一样,我把一幅字字摊开,让老师评阅。老师一看,说了一句:“哇,很乱,怎一个乱字了得?”

多年以前,在掌握了篆隶楷后,老师一直鼓励我专攻行书,说是给我的毕业“论文”出题,学完后可以就算学满师,可以“下山”了。然,自己知自己事,行书这一书体,看得多知道得越多,就越清楚当中的诀窍和要求,更有点眼高手低,不轻易出手。每次在家练了字都一概丢进了纸篓,出不了家门,更没勇气拿给老师看。老师见我没下文,总是耳提面命,就怕我不当一回事。老师常说我字如其人,其实说的是我的职业病。由于职业的关系,板书总要一板一眼,尤其是以前在华小,写字稍微草一点,学生就看不懂,所以写字总是规规矩矩。这个习惯用在写正体字时问题不大,反而有所互补。一旦写起行草书,问题就来了。就因为这样,让我的行草书总是停滞不前!

去年尾,我再次提起勇气,开始游走行草之间。行家说写字,要写出自己的样子。而我写字,不是特地要写自己的字,我是写不了别人的字。可是写了一段时间还是写不出一个所以然。

年头,我下了更大的决心,决定花更多的时间专注行草书。写了两个月,觉得还是必须有个依据。经过一番的筛选后,选了黄庭坚。黄庭坚的名帖《松风阁》、《经伏波神祠诗》、《寒山子庞居士诗卷》、《赠张大同卷》、《修竹篇》......都是黄庭坚的代表作,临起来困难不大。

《松风阁》是我临的第一个黄庭坚的名帖,临了几遍,开始掌握了黄庭坚书法的特征。临过了《松风阁》,开始临《寒山子庞居士诗卷》(上图)。通常临第一遍的字,都会出现很多毛病,就如老师所评的——怎一个乱字了得?我没有李清照的多愁善感,也没有她的肝肠寸断,唯有的是一个乱字。老师常说,人怕打字怕挂。一幅字写得好不好,挂起来看就知道。摆在桌上的字怎样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可是一旦把它挂起来,毛病都逃不过行家的法眼。

这幅字,的确是有点乱,章法、行气、字形都不协调,看起来真的是不怎么样,得一个“乱”字,一点也没说错!我的字能让老师出口成章,值,哈哈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