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5月29日星期五

我是社大路边系

A老师手上拿着一份草稿,好像是草拟文件,正和B老师讨论。两位华文老师窃窃私语,表情严肃认真。我和另一位华文老师边听汇报边做自己的事。这种闷死人不用偿命的会议一年不知要召开多少次,我的耳朵都快听出茧来了。

A老师在纸上又删有圈又写的,满纸都是涂改的痕迹。修改了之后,他又拿给我身边的同事过目,让他帮着修改。A是中文系本科毕业,执教华文多年。他拟的草稿还要一修再修,肯定是重要书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伸长脖子拉长耳朵睁大眼睛,看一下纸上的内容。

哦,原来是“金禧怀旧筹款晚宴”的通知书。为了募款,老板娘也得向现实低头,除了国文公函外,还要附上中文版的告家长书。75%的华裔家长,发一封人家看不懂的公函,人家不丢进垃圾桶才怪,甭说要筹款。说道写中文公函,舍中文系本科毕业的A其谁?

职业病发作,一看到不通顺不恰当的文句,不改不痛快。同事叫我帮忙看一下,我就手痒。看到公函很冗长,内容又杂乱,话说了后面又重复,实在不符合公函的要求。可是,这是别人写的,还是主任,不可赘言。拿起笔随手修了几处,改了几个用词,改完后让主任看一下,由他定夺。孰知,主人看了修改过的文字一眼,又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你应该教华文。”  乍听之下,我还不知道他说什么,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主任说这话也许是真心的,我也相信他没有恶意。“你应该教华文”这句话打从我改变轨道做辅导工作后,时常都会听到。应该不应该,不是谁说了就算。

中文系曾经是我的梦想,为了完成梦想,高中后我一直很努力自修华文,师训毕业后还自己报考中六华文,尝试挤进马大中文系的窄门。然,我的自修的高级文凭不值钱。为了维持中文程度,执教母语班,从满腔热血到心灰意冷,一教教了十多年。后来,顺应时局选修远距离课程,主修教育辅导,副修国文,与中文系渐行渐远。孰知,修读了教育系的第二年,教育部才开办教师1+3中文课程, 让我恨到牙痒痒。想放弃教育系改修1+3,又怕不被录取两头不到岸。

四年后,拿着教育学士文凭去找中文系主任,系主任的几句话,把我挡在门外,也打破了我的中文梦。那会儿我才知道,这个窄门,凭我这副矮小身段是挤不进去的。进不了中文系,我在外面读还不行吗?那一刻,我总算明白,读书也是需要运气和缘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不必强求,认命吧!也许,我真没那个命,死了那条心吧!

听到A老师的一句肯定的话,我莞尔,回了他一句:“我是社大路边系的。” 说完,大伙儿都笑成一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