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5月9日星期六

叫人难以承受的重

昨天从中午到晚上九点,短短的九个小时之内,接到了两个噩耗,两位教育尖兵,一位辅导老师,一位华文老师相继因病逝世,让教育界痛失英才。

于中午过世的是县内友校的一位马来辅导老师。认识他是在转换跑道之后,和他熟悉是在他来我校为激励讲座主讲时。一位文质彬彬的老师,很健谈,也很和蔼。平时很他见面的机会很少,唯有在县级活动才会碰面,可大家见面一打开话匣子,就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身为穆斯林,在他身上只看到虔诚教徒对宗教的执着,却没有蔑视他人的极端。近几年来很少看到他露面,听说是患了严重的糖尿病,早晚要自己注射胰岛素,身体的健康每况愈下。年头听说他申请提早退休,批准了,二月份正是荣休。孰知,退休后的他病情也未见好转。前几天在网络群聊中听到他进了院在紧急病房接受治疗,让大伙儿为他祷告。虽跟他不沾亲不带故,只是相识一场。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老天保佑。

昨天早上,同道发来消息,说他很多器官已经失去功能,脑也死了,就等全部孩子回来看他最后一面后,医生就会替他拔管。接到这消息,真的让人很沉重。就在中午放学时,他与世长辞的噩耗传来,就在穆斯林拜五中午的祷告时间。根据穆斯林所说的,在星期五逝世的穆斯林是福气,他的上苍会把他带到有福气的群众里,家人可以释怀了。

傍晚逝世的当年念师训的一位学长。认识他两年,毕业后没有联系。二十多后第一次接到有关他的竟是病危和病逝消息。学长来自霹雳州安顺,离我老家不远,但实际地址不详。当年在师训学院,他身兼华文学会与佛学会的主席,和他接触多是在华文学会。一表人才温文儒雅最适合他,说话不愠不火的好老师。看到他,我甚至质疑自己适不适合当老师。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帅,抑或是他能干,也许是他人缘好,那会儿在学院应该没有人不认识他。他比我早一年毕业,从此大家各奔前程,彼此音讯杳然。后来听说他也去深造,念完了学士课程,被派到中学教华文。

上两个星期突然接到他病危的消息,本来约了另一位学姐要去安顺探病,却因学校有活动而作罢。劳动节前夕听说他转到国大医院就医,却刚巧遇到周末长假回乡,和他又缘悭一面。四天假期结束回到都门又忙工作,本想等周末再去看他。孰知他有因为身体太弱承受不起化疗的折腾,被送回安顺医院。如今,人已经走了。

没来及见见两位逝者最后一面,难免唏嘘。然,一天内失去了两位战友,实在是叫人难以承受的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