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3年2月3日星期日

评判难为啊!


上个周末应邀到首邦市某大商场为一场由异族主办的“癸巳挥春比赛”担任评审工作。

这是我第三年为是项比赛担任评判。不光是评判,我也充当他们的赛务“顾问”,还兼出题。当年,赛会负责人阿里先生从有心人手中拿到我的联络号码,邀请我担评判后,我就义不容辞地替他们“排忧解难”:出题、中文打字、物色评判、现场讲解、赛后评语....等等的工作都落在我身上。

一群马来同胞兴致勃勃地要办新春挥春比赛,什么都不懂,我如果不拔刀相助,天理难容。前年,赛题忘了用简体字,参赛者有意见;去年,赛题没有打直写,参加比赛的学生(包括华裔、异族更不用说)不知所措,分不清上下联,搞到阿里先生一头烟。

今年,赛题简繁两体都有,还打直写,皆大欢喜之余,阿里先生乐开了怀,我也松了一口气。然,好戏还在后头。阿里先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响应当局的”透明“作业,竟然安排我们在参赛者面前进行评审工作。结果,参赛者站在一旁看到我们淘汰了他的作品,心有不甘,赛后还和评审理论。

今年,阿里先生基于场地的局限,又”逼“我们在参赛者面前工作。在参赛者面前进行评审工作,我有点”脱光光给人看“的感觉。有了去年的经验,今年我们三个评审特别小心翼翼地审核每一份作品。今年的参赛者来头不小,很多都是”食过夜粥“,水准明显提高了。就因为有高人指点,参赛者选择了一些不标准的写法,竞争激烈可是奖项有限,让我们评判头大如斗。为了确保评审公正,我们除了“搬救兵”之外,还不时用手机上网查询,花了比往年长的时间才做完评审工作。

比赛是残酷的,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一位书法老师带着爱徒来参赛,却落选了。他心有不甘,说是曾经拿过大型比赛的奖项,无法接受落选的结果。听对方这么说,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回应他。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这份工作的艰辛。当评判,很难啊!别以为评判掌握了参赛者的”生死大权“,其实搞不好会得罪人。这个年代,学书法为了比赛已经成了风气,这也没什么错,我们也无可厚非。有多少个像我,写字为了兴趣,学了大半辈子还在学,别人听到我还在上课都露出无法相信的反应。

参加比赛,不是赢就是输。赢过奖不代表你每次都能得奖,因为各花入各眼 ,之前的评判喜欢你的字,不代表每个评判都喜欢你的字。上一次得奖原因很多,可能你写得很好,可能别人都写不好;这次没得奖,也许是你写不好,也许是别人 都写得很好。参加比赛,要遵守赛会的章程,评判的决定就是最后决定,参赛者不得异议。再说,评判不止我一个,不是我说了算。可是参赛者可不是这样想。


评判,难为啊!





6 条评论:

  1. 挥春,书法,是一种艺术,一种文化的汇集。比赛,输赢,只是一个过程。从事艺术的工作,就要拥有非凡的气质,另类的眼光。

    回复删除
  2. 一介草夫句句珠玑,醍醐灌顶,赞!

    回复删除
  3. 草夫古老迂腐,德薄能鲜,只会胡言乱语,哪来的醍醐灌顶之能?见笑啦!

    回复删除
  4. 这是一篇为传承书艺文化工作者内心的话。老师学有专长,加上天赋气质,但愿能继续‘排忧解难’,为传承书法文化而努力,使书法艺术在本地更上一层楼!

    回复删除
  5. Lidaren别给我压力了,我何德何能啊!嘿嘿嘿....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