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黑狗偷吃白狗当灾


近来,城隍庙频频大兴土木。

最初,水鬼为了避免衙役们乱丢垃圾,在衙役们的学习室安装了蚊帐, 结果衙役们闲来无事又懒得走动,用刀割破蚊帐,照丢不误,

接着,水鬼又在藏经阁大事扩建藏书架,扩建费超出预算,善长仁翁捐献的一万大洋还不够付账。水鬼为了解决燃眉之急,逼迫征得善款的彼得司理再次去找善长仁翁捐建,气得彼得司理跳脚。大伙儿心里都明白,死人报大数,无他,中饱私囊也!

最近,水鬼又突发奇想,把议事房的布告栏换成不起眼的滑动告示板,叫价三千大洋。根据朝廷理财守则,任何官府的收入与支出都必须遵照程序去办,任何工程必须经过内部议论通过后,再以招标方式选择最实惠优价的承包商。可是,水鬼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任何买办、工程、采购,一律自作主张,下级人等一概不得多言 。三千大洋的布告板,让负责家具采办的官吏颇有微言。事关财务,万一上头追究责任时,首当其冲的是他,他也难辞其咎。为了厘清问题,他找来主管议事房的主簿,责问他为何做出无理的花费。

议事房的主簿之前被同僚告知议事房无端端多了一片告示板,还花了三千大洋是已经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埋怨水鬼不明就里,也不问清楚议事房需要添置什么家具,却换掉了不必更换的告示板,真是好做不做。当家具采办的官吏问起时,他才发现原来庙里上上下下都以为是主簿是阿谀奉承的高手,捧得水鬼开心,对他言听计从,答应在议事房更换告示板。主簿岂不成了“帮凶”?为了洗脱嫌疑,主簿除了向官吏阐明原委之外,也向询问的同僚澄清,以正视听。

唉,真是黑狗偷吃,白狗当灾啊!

4 条评论:

  1. 水鬼真的是胆边生毛,难道他懵然不知阎罗王正严厉取缔理财不当行为?呜呼哀哉!!

    回复删除
  2. 水鬼岂止胆生毛,他简直就偷吃不抹嘴。若有任何下属敢质疑他的决定,他就会咆哮:“吾意已决,不得异议”来驳回。官吏们个个愤愤不平,敢怒不敢言有投诉无门,只盼老天开眼,派天兵天将来收拾他,还城隍庙一个安宁!

    回复删除
  3. 物先腐而后虫生。这种事情,在地府已是司空见惯。阎王若要整顿风纪,三十六层的地狱,快要加建十层矣!同时亦要大幅度增添牛五马六的执法阵容。

    回复删除
  4. 阎王捉贪,只是障眼法。孰不知阎王是做贼喊捉贼,而负责捉虫的牛鬼蛇神也是做做样子而已。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