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0年11月8日星期一

一根小刺


前天,停车在一棵老树下 ,老树上攀着枯死的九重葛藤蔓。恰好有一段枝子断裂掉落在引擎盖上,一时心懒, 不想下车拿开,便让它随着车行而自动抖落。没想到,今天洗车工人告诉我,轮胎被一根小刺刺了。他还特别把那小截刺拿给我看。真的,那么小小的根不起眼的刺,恰恰就刺入了轮胎最薄的部分。

车行说,这部分没法补,因为在胎壁最薄的地方,补了也承受不了胎内的高压,反而会有爆胎的危险,只好整个轮胎换掉。看着这根半公分不到的小刺,很难想象 就这样毁了一个厚重的轮胎。

我原先不以为意,随手一拔,没想到随之而来的便是极细但很明确的泄气声。气虽然泄得慢,一旦泄尽,就麻烦了,所以趁着还有气的时候,赶快开去车行。

我把这根小刺,放在心头,提醒自己,再怎么深的情谊,也有不堪一刺的部分。言语中的小刺看似无关紧要,实则不可轻忽;与人来往,最好能除尽言语中轻忽一根刺与一个 轮胎,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件小插曲,然而却在我心头泛起阵阵涟漪。

人与人之间,有时自以为交情深厚,因此不免在言语间彼此笑谑。一不留意,一点言语上或行为上的轻忽,就恰恰刺中对方最在意的地方,于是友情的气渐渐消尽,终于成为不再交心的陌生人。车轮可以再换一个,朋友似乎也可以再交往,但总有什么是无法追回的。

车轮可以再换一个,只是现有的车轮已非先前的车轮;朋友也可以再交往,只是新人已非故友。

2 条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