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8年9月12日星期三

执着

周日,趁着长周末开车回家。由于是长周末的第二天,避开了塞车的高峰期,路上倒也通畅。

车停在交通灯前,借机舒展一下筋骨。久握方向盘的手指总算有机会放松一下。手指一放开,愕然发现,无名指上的绿玉戒指竟不在其位?这一发现,还不是普通的愕然。这镶玉戒指,虽不是什么贵重首饰,只是个人对玉情有独钟,而戒指上的玉,是老姐当年随姐夫回乡探亲时带回来的,几兄弟姐妹人人有份。当时,在姐姐们的倡议下,决定把玉镶在戒指上配戴至今。那个年代金价不高,黄金和镶嵌的工钱加起来也不过百多块。从那时起,对这枚戒指就格外珍惜特别喜爱,一直戴在无名指上。后来因为指节粗了而被迫割爱,直到两年前找到了打金的师傅,帮我把戒指加阔,才得以重新佩戴在手。

而今,玉戒不翼而飞,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脑海里突然出现很多可能性:一、今早洗澡时掉在浴室里。按理说这随身之物紧扣指上,肯定丢不了,可怎么就不见了呢?;二、刚才去菜市场时掉在路上。一想到这,心里空了一下。若掉在路上,那就是说凶多吉少,想找回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那会儿,似乎已做了最坏打算,戒指找不回了。算了,再买一枚吧!想到这里,心竟然有点痛。这玉戒指一直戴着,除了是姐姐送的,也因为它的镶嵌设计是按自己的要求而制。再买。也许买不回一模一样的。

再细想,唯一可能就是今早洗澡时戒指因为沾了沐浴露而脱落,掉在厕所里。一想到此,慌乱的心绪也慢慢定了下来。毕竟,掉在自个儿家应该是安全的,掉不到哪儿去,回去找就是了。想到这点,心又安了一点。只是此刻人已在半路,不可能回头。只好等两天后回到家再找。

回到老家的三天两夜,心里一直挂着它。见到了姐姐们,还是免不了要唠叨一下。戒指啊戒指,你到底在哪儿?你可千万不要跟我玩捉迷藏,不要让我遍寻不着哦!昨天回到家,第一时间冲进浴室,遍地寻找它的踪影。果不其然,如我所意料,它就静静地躺在盥洗盆的下方。宝贝,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让我失而复得。

对它的执着,也许在别人眼里就是痴傻。可是,我就是痴傻,所以才会执着。执着这东西,没得解释,也不需要解释。只是,执着的人自己心里要受点苦而已。人的一生中,对人对物或对事,总有自己的执着。执着,是因为有自己的念想,有自己的要求。无关名牌无关珍贵,更无关其价值,只是一厢情愿。

执着,不算什么坏事,只是有时会变成心理负担,仅此而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