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5年9月14日星期一

考题,很难吗?

一份考题,难还是易,谁说了算?学生?家长?学者?专家?还是大大?

一份小六华文考卷,竟然要惊动大人物,还有劳博士出马作答,马来西亚还有什么不行?可爱的是,两位博士也有求必应,答案还公告天下。

本以为摆脱了去年的泄题风波的阴影后,今年的小六考试能风平浪静。终于,考试顺利结束了。孰知,涟漪再掀。这回,主角是考题。

我想,提出控诉的大大,动机很诡异。如果他家没有应考的小孩,他会出声吗?如果他不重视他家小孩有没有考A, 他会出声吗?如果话不是出自他的金口,其他人会闻鸡起舞吗?如果他现在还坐着那张椅子上,他会出声吗?唉,此地无银三百两。

其实,早在W大大坐在那个位子时,教育部的新课程纲要已经强调“批判与创意思维”,即Kemahiran Berfikir Secara Kritis dan Kreatif (KBKK),意思是要培养学生多思考,更要激发学生的批判与创意思维,能创新,能跳出旧框框。后来,教育政策进入《校本评估》年代,更是强调“高思维技能”,叫Kemahiran Berfikir Aras Tinggi (KBAT),考题要出更高层次的,考验学生的高层次思维,出考题出到老师们都“漏青屎”。这些,都发生在W大大还在职的时候,他不懂吗?以前,也曾有人质疑考题的程度,他好像不是这套说辞哦!今年,考试局出了一份高水平的考卷,怎么就变成众矢之的,要面对他的口诛笔伐了呢?

如果真要怪出题老师,那只能怪这些老师太草率,天下文章一大抄,要抄也该抄得高明一点。考题的文章绝对是可以取材于网络上,但是应该稍微改动,让它符合本地的民情,让学生看得懂,再注明出处就可以了。记得当年参与出题的时候,上级规定除了本地市场上的任何参考书所选用的文章外,其他的都可以选用。今天,考题出得比较有水准,本来就是符合课程的要求,怎么就变成为难学生了?若真要问责。倒不如问一问官员,当年的一题作文题目《假如读书不用考试》,考试局还是按照批改标准,不接受学生的创意思维。今年的《如果不用穿校服》还是依样画葫芦吗?既要学生有创意思维,又要限制学生的思维,那才是真正的为难学生呢!至于看图作文,本是原有的考试范畴,学生都是经过训练的,问题不大。只是单一个蒙眼摸兔子写感想的文章,平时有没有接受过类似的锻炼,则不得而知。

昨晚,在脸书看到某报的报道,华文科或许需要重考!后来又看到新官上任的倒合齿作出澄清,说一切要等他召见考试局的官员后再做决定。哈哈,上任不到三个月的倒合齿,和官员见一面谈两句就能搞清楚整个课程纲要的核心内容,算你厉害!凭你,就能决定重不重考?请问,你有那个权力吗?

其实,每份考卷都得遵循出题的准则,以2:5:3易中难的比例,考题有难有易的考卷才算是一份符合标准的考卷。投诉人只提到他认为困难的考题,其他的考题却只字未提,这似乎有欠公平。

考题出得简单说没水准,出得有难度又说为难学生!唉,做人难,做老师更难,做华小的老师,难上加难!

2 条评论:

  1. 今年公子赴考,万一有时闪失,母语翻不过来,不能全A,必会遭人闲话,到时颜面何存?如此失败,责任又谁可担当?

    回复删除
  2. “没有A就考得不好”的观念没有错,但是该做的让孩子们练就一身考A的本事,不要动辙推诿于人!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