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人在考场


今天是大马教育文凭开始的第一天,我一早就摸黑出门。我不是考生,我是监考官,摸黑出门是要陪主考官到邻近的考卷库去拿考卷。考卷库在哪里?不告诉你?这是高级机密不能泄露,不然要革职查办,哈哈!

其实,别说是外人,连我这个在教育界混了那么多年的人,还是第一次知道考卷库的真正位置,第一次亲临现场,领教了考卷库的严谨与机密。看到那道厚重的保险门,我才知道当局的保密功夫做得有多足。这么多年来,政府考试的试卷很少发生泄漏是有迹可寻的。

回到监考的学校,和同道们一起处理了考卷后,第一张试卷——国语(一)为一年一度的重要考试掀开了序幕。这所学校共有三个考场,我们负责的是第三考场,对象是后面班的学生。负责这样的考场有好处:试卷少;大部分学生都是报考主修科而已,在十六天的考试中,我们只需监考十一天。

考场内,鸦雀无声,只听到原子笔在纸张上飞走的声音,沙沙作响....哈哈,这是小时候写作文《考场前后》必写的情节。考试是这样,可是坐在我眼前的学生,写是在写,只是不知道在些什么。开考后的第四十分钟,第一个考生举手表示要离场,我上前去一看,写了四十分钟,他只答了第一题——概述,而且只写了一段。国语可很重要,如果考不及格就等于考不到文凭。寒窗十一年,不能空手毕业。我劝他尝试做第二题。再皮再差的学生进入考场也不敢跟监考官作对,他拿起笔继续努力。不到十分钟,他又举手。我走过去一看,他写了一段,但是原来不是作答,只是把一到五的题目抄成一段。算了,他真的尽力了,我只好“放过”他, 让他提早离场。有一位考生,从一开始就看他埋头作答,笔杆摇个不停,孰知一个小时后我才发现他竟然一个字也没写。

第一个考生提早离场后,接着下来其他的学生的情况也差不多,陆陆续续地提早离开,教的虽然不是白卷,但也差不多是“败卷”。他们脑袋一片空白,你让他做一天他也写不出,你不让他走那是虐待他。

监考是件苦差,不能做只能站,要不就来回走动。一个早上下来,我的脚已经痛得不行,可下午还有考卷,看来今天是够受的了。监考一天分两个阶段——上午和下午。一个阶段可获津贴一个大洋。哈,今天我可得两个大洋。两个大洋你懂吗?两零吉也!这年头,老师还不如乞丐。朋友问我,监考是不是我要求要去的?哈哈,我说是是是是,是我去求来的,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求来的?我有病啊!我躲都来不及还我去要求要监考?

有人要代我去监考吗?奖掖三百大洋!要的话请留言,我半夜也去找你!

6 条评论:

  1. 试卷泄漏题目不是在保险门关上后泄漏的,而是在放进试卷库之前泄露的。spm我不清楚,可是upsr是常常泄露的。为什么这么说?这是机密。

    回复删除
  2. 辛苦你了!监考官。我看在番薯国也只有这个官位是清廉的。

    回复删除
  3. 汉栋,你说的机密其实是公开的秘密,心照不宣啦!

    回复删除
  4. jb, 谢谢你!我不辛苦,苦的是一双脚...监考官清廉?那是因为“无处可贪”,哈哈哈...

    回复删除
  5. 哈哈.... 假期也快到了吧? 搞了大半年, 原来我落得做 监工的下场 ><

    回复删除
  6. 不错,至少你搞清楚了,监工又何妨?有钱拿就好...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