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小人长戚戚

前阵子县教育局举办辅导教育嘉年华会,我专司证书工作,举凡工委、参赛者、评审都获主办当局颁发证书以资鼓励。类似证书,在教育部凡事都讲究绩效、把课外活动列为录取条件的一部分后,更是变得洛阳纸贵。

这份工作,从嘉年华会开始筹备做到曲终人散几个星期后才大功告成,皆因证书打印完毕还要送到县教育局给局长大人签名。其实所谓签名,不外是由局长的助理打上局长签名的胶印。本来盖几个印能花多少时间,可是不但是局长贵人事忙,连个助理也像是大忙人似的,不到三百张的证书盖了三个星期才完事。

星期一早上临时被通知去局里开会,我就趁机到助理的座位去探听一下,助理告诉我盖好了,我就把它拿进会议室。由于临时授命,早上出发前忘记带上名单,我本想带回学校照名单分配了之后再发到各学校去,可是老师们又等得心急,我只好就地取材,让老师们记下他们索取的数量,我好回去校对。散会前,我放心不下,还叮嘱老师们万一有多拿的,请如数退还。

昨天经过一番校对,发现有几位老师拿的数目不敷,我为有一个个通知他们。晚间,接到一位老师的回复,语气不善,我好声好气地向她解释,我市根据报道名单做事,报到名单显示她的学校只派了一位代表,而她却拿了五张证书。如果她不退还,别的学校就拿不到证书,结果换来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回应:

“你在说什么?比赛当天我呈上参赛表格给负责的工委,明明是5位参赛者,我的校长也核对批准了。其他的学校拿不到关我什么事?我的学生为了参赛忙了三天,现在你竟然做出无谓的指控。我知道啦!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也不用这样对待我的学生。还是你要我在会议上提出来....”

看到这样的回应,我简直傻了眼。这是什么一回事啊!大家都是为了学生,为什么会扯上私人关系?再说,我是谁啊!我凭什么喜欢谁不喜欢谁?你是谁啊!我干嘛要喜欢不喜欢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对方出了名泼辣,我惹不起,也不需要跟她一般见识,也不需要去回应这种无矢放的。

我照“单”行事问心无愧,有名单为据,错不在我。反观她,反应大且九不搭八,说带了五位学生可为什么名单上只有一位?是报到小组的错,抑或是她当天只交参赛表格却没有去报到组报到?为什么其他老师的反应都很正面,就她忒极端,莫不是心里有鬼?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我虽不是“君子”,只是一介女流,但是我坦荡荡的,就算她要在会议上提出出丑的也不会是我, 谁怕谁啊!

5 条评论:

  1. 的确是“刮目相看”,而你也要负一半责任,以后还是跟你保持距离为妙,哈哈哈.......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她即是女人又是小人,你多多“自重”哦!

    回复删除
  2. 这种人,有理说不清,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回复删除
  3. 岂知敬而远之,简直要街头看到结尾掉头走啊!

    回复删除
  4. 不知Johnny Kong (孔仲尼)是否有说过,“大人有大量啊!”[君子之腹可以渡船]

    回复删除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