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6年5月13日星期五

翰墨情缘

当初,学习书法,除了与生俱来的兴趣,也为了工作上的需要。

犹记得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校方规定每人必须购买一本印着草稿格子的《作文簿》,老师在第一堂的时候,似摸似样地叫我们带毛笔带墨汁,教了我们执笔法后,就叫我们自己发挥个人的“才能”,在一个一公分平方的格子里写小楷。就那么一次,没教怎样照顾毛笔,没教怎样处理墨汁。每个同学拿起毛笔,瓶盖一打开,毛笔就往里面一插,拿出来时,往往笔杆已经黑了一半。伸了伸舌头,随便用报纸抹了一下,就在纸上涂鸦起来。一公分平方的小个子,哪里容得下学生的“大作”,一笔下去已经涂满整个格子,接下来的可想而知。整页看不到字,就看到几十个黑点,太壮观了。沾上墨汁的手把同伴们的脸都弄花了,打翻的墨汁更是搞到老师人仰马翻。就那么一次,老师在也没再叫我们带笔墨去学校,再也没再教我们写毛笔字。也许是老师就那两下子工夫,又或许老师怕了被我们搞到到处都是墨汁的惨状。

从此以后,老师定时定候地叫我们交功课,我们就随便涂鸦,有写有交就算了。有一次,正集中精神努力涂鸦的时候,让老爸看到,结果惹来一阵臭骂,骂我写字像“狗吐”的。一看,果真如此。从此每次在家写毛笔字,总要选个“良辰”,趁老爸外出的时候快点写完,免得又遭吐槽。从那时开始,我就尽量把字写的端正,而基本功就这样一天天累积起来。总有一天,我要让老爸刮目相看。然,无师自通的功夫,易学难成。可是跟别人比起来,我的字已经算“很美”了(同学们说的)。我常想,老师怎么不教我们写字呢?不教我们写字,为何又要我们交功课!后来我才知道,老师不是不教,老师是不会教。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当了老师,我一定要学好应有的技能,,绝不当一个光说不练的老师。可是谁也没想到,华文老师当不长,转换跑道后,英雄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虽然老师从来没教我怎样写字,可是我却不放弃。拿着九宫格字范,在九宫格簿子里,来来回回地临摹,从三年级到小学毕业,临的都是同一本范本。上了中学,母语班老师还是要我们写中小楷。有时候,同学还会拿我的写的小楷去交差。不给,跟我翻脸。不是我软弱,只是一篇小楷,没什么大不了。一句话,如果老师发现了,请自己负责任,别拖我下水,哈哈哈

后来,进入教师行列,不小心当了老师,更觉得需要学书法,不然无法教学生。机缘巧合下,总算有机会正式拜师学艺。正式跟老师学书法后才发现,这是一门永远不能毕业的课。写字,跟打功夫没什么差别,一样要先打好基础。古人曰:“学武不学功,到老一场空”。也许有老师会告诉你,你要学什么我就教什么。毛笔还拿不稳就开始学行书学草书,那你就学呗,看你最后学到什么。只要自己不介意,写得好不好其实没有多少个人知道。即使遇到内行人,也不会轻易点拨你。毕竟跟你不熟,即使跟你很熟也不会出声,因为怕你不接受。有时候在书法展看到一些写的不怎么样的作品,很佩服他们的勇气。换我,过不了自己的作品绝对拿不出手,何况还要展示于人前!

书法是艺术。艺术这东西,是很主观的。理论、技巧、布局等方面可以学,而认知赏析等方面,只有靠个人的修养和阅历的累积,别人是帮不上忙。书法,离不开中华文化,离不开文学。光会写字,不懂文学,只能写出文本,写不出古诗词的神韵。这些,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必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所以我说,写字,是一辈子的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