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憨憨食天公

四月二十三日,是2016年里一个最让我期待的日子。过了今天,肩上的重担卸了一半。

打开学一开始,运动队伍组长的工作就一直像梦魇一般在脑海里盘桓,缠得我寝食难安。运动是生活的一部分,体育是课程里的一环,可是对现在的学生来说这都是屁。叫学生坐在课室上课他们说闷;叫他们到操场去松松筋骨他们嫌热。每年运动会前的例常训练无人问津,几百个队员来不到百分之五。这种惨淡经营的活动,老师们一样意志阑珊,剩下组长独木难支。

二月份,由于拨款的问题,越野赛跑也差点腰斩。后来钱虽然只下了百分之六十,可是活动照跑。

今年,恰巧碰上阿尼诺效应,从二月尾开始的高温天气,迫使上头喻令暂停课外活动,让人松了一口气。可是,运动会到底办还是不办,上司一直没有说明。若办?是按期?还是押后?

一直到上周,校方才宣布,运动会照常举办,但是一切从简。所谓从简,省略了队伍操步、取消了帐篷布置、免去了啦啦队、减少了比赛项目,争取在十点钟之前结束,免得学生因为高温而中暑,家长要怪罪上头要问责。

消息传出后,最开心莫过于我们五个组长和老师们。不到十天的时间虽说有点赶,可是大家都尽力地做最后的准备。虽说比赛项目减至三项,可是要找学生参加也很费力。其实也怪不得他们,这种鬼天气,谁愿意啊?为了不麻烦其他老师,我在几个得力助手的协助下,最终也物色足够的人选去参赛。就在我们争取时间和学生“拉锯”的时候,办公室里却开始传出一些议论,说什么今年的组长命真好,摊上这么好的“时机”,相较于往年,简直就是赚到。哎,这就奇了怪了!天气热活动喊停难道就我一人得利吗?还是我是玉皇大帝他妈——王母娘娘,有呼风唤雨的能耐,选2016年来个大做法,把后羿射下的九个太阳重新再高挂天空,照得老百姓都认不得娘啦!太厉害了我。如果我真有那能耐,明年我让马来西亚下雪,你说好吗?

昨天早上举行拔河预赛,我们几个组长单枪匹马带着队伍在操场上厮杀。休息时间,大伙儿围起来闲聊。几个女人在一起难免要说是非,但是说的却是自个儿的是非,说昨天的昨天又有人在办公室发表伟伦,说我们今年轻工少活的,明年应该续任。哈哈哈,有意思。续任?好啊!谁说的?请当面跟我说,别在办公室放屁,污染环境。接着体育组助理走过来,又报劲料:几位协调主人正在商议,要我们把帐篷布置起来,没布置的帐篷不像样!其他人听了都愤愤不平,我说少安毋躁,等着,咱们等协调主人来发号司令。另一个组长也发起牢骚,有老师跟她说,今年的老师真是幸运,即不用为不知烦恼,又不用制作吉祥物,工作真是少了一大半。也许是这几天闲话听多了,那组长也不甘示弱,回了来人一句:怕什么啊?如果需要做,组长还不是左手来右手去,把工作全部分配给队里的其他老师。哈,这句话回得太好了,够绝。为自己出了一口气,也掴了对方一巴掌。

人,都有七情六欲。羡慕嫉妒恨,是人之常情。可是,羡慕是补品,嫉妒是毒药,恨是杀人刀。在日常生活里,每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选择这三种东西,要补品、毒药,还是杀人刀,悉听尊便。我始终相信,天公疼好人。我不偷,也不抢。我就算不做好事,也绝不做坏事。我相信,吃亏就是占便宜。如果今天不碰上恶劣天气,我还不是得做到像只虾。碰上了,算我憨憨食天公吧!哈哈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