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光 临

温故而知新,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做客傲霜阁!您的光临是傲霜阁的荣幸!请先欣赏名家乐曲,读一读阁主的心路历程,品了一杯香浓的“龙井”后,别忘了留下一点雪泥鸿爪,谢谢!

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

哎哟阿哪哪


策划了两个月的活动今天即将付梓,一早就挤在车龙里,争取早点到校去打点,早点出发以免误了行程。

去到路口前车辆渐多,大家几乎都是匍匐而行,刹车器踩个不停。突然,听到“碰”的一声,车子抖了一下,心也跟着跳了一下。等我定下神来,理智提醒我,车被撞了。唉,怎么那么倒霉遇到冒失鬼,大家都在塞车你急什么啊?

冒着细雨下车一看,右边车位的保险杆已经被撞裂,脱节了。对方的车车灯已爆,车头盖也扭曲不已,但是我知道那是旧患。对方车主也下了车,一看是阿哪哪心就冷了一截。不是我偏见,这是个天生赖帐的主,能索得赔款吗?看来这回又是要跟鬼讨债了!他大概看到我在注视他的车,还告诉我那是之前撞得。你几时撞的我没兴趣,我只想知道你要赔我多少钱?他说赔五十,我不肯。五十够我干什么?至少得赔我两百,要按回去可能还要喷漆,搞不好还要倒贴。他说没钱,要我报警,再向保险公司索偿。一听到报警我就反感,本姑奶奶生不入官门死不下地狱,平生最讨厌上警局。我本不答应可是他坚持。没法子,我只好拨通“生命线”向高人请教,讨教处理方案。高人献计,把对方的路税、身份证、驾照和车牌都拍下,下班后再去报警。我拿出手机拍下了他的车牌和路税,再向对方要文件。孰知他却不肯?,还叫我去报警就可以了。我说你不给我身份证和驾照,改天你不认账岂不白搭?他不搭理我,两手一甩,耍起流氓来。眼见时间不早,实在没法和他周旋,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叫他赔钱。他说没钱,只肯赔我一百块,还说他也赶着送爸爸去医院。

看到他的穿着、看到他的车况、看到车里的那个老人,我知道自己是秀才遇到兵,再耗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只好自叹倒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

降央卓玛-走天涯